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o in Shanghai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日志

 
 

巧遇苓  

2011-01-17 12:15:06|  分类: 学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加入了成图阳光读友心灵驿站qq群;

偶然,看见群里有人说:1月15日成都图书馆有讲座:生于1946年的德国约翰内斯?玛提森(Johannes Matthiessen)博士,景观设计师,携手年轻志愿者在全球以艺术和园林的结合去治理、修复曾遭受破坏和污染的环境。

Healing the World through Social Ecological Art

独行。

惊喜。

在三楼借阅室瞎逛;来到门口,借书的瞬间,身边一声“李老师!”

我的天。

......

 

成都生活第14年了,就没来过成都市图书馆;

恰好我在3楼,

3楼很大,

恰好我在门口,

人们互相并不说话,

恰好我给工作人员说话了,

这声音让我身边的苓抬了头!

 

 

 遐苓的这篇《我从哪里来》非常touching:

http://user.qzone.qq.com/360679429?ptlang=2052

 米爸说打不开,经得遐苓同意,粘贴如下 (原文还有图片二张,可惜我弄不过来):

有一年我在区农业局,测土配方,下乡下到每一块田地。夏天最热的正午过后,我们从山沟底往上爬,一路荆棘。又可能中途遇到暴雨,两只鞋都走成泥球,渐渐变成肢端肥大。

有一天我们路过一个乡镇,一个看上去70多岁的老头儿穿着秋裤在家门前锄地。他挽着裤脚,个子好小人又干瘦,锄几下歇一会。我在越野里看得泪眼婆娑,想起很久以前有次罗卫突然很严肃地对我说,我公还在农村种地。也想起我自己的公。

 

我公到后来头脑已经混乱了。我们回去看他,每天必做的事就是问他,老大是哪个?老二是哪个?……他分不清楚。有一次我捶了妈背一下,他突然很认真地回头对我说,不要打妈妈。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说我。

 

清明节回老家,从老屋前过,秀琼姐姐突然说,以前每一次回来,外婆都会从灶房伸个头出来问:秀琼回来了啊?

 

公和婆现在都躺在墓里。

 

我们在坟头烧一炷香,拜一拜,放鞭炮。纸钱的灰烬乘着风旋转到空中,挂到树上。秀琼姐姐说,表示他们收到了。

 

老家的厕所是几块板子搭在猪圈后头,洗脸水浮着一层油,蚊帐上有洞。有时候提到回老家,我甚至烦恼得要哭。现在不需要我回了。老屋的柱子长了青苔。院子里再也没有总也扫不完的鸡屎鸭屎。屋前的竹子长得自由自在。

 

人间四月天。我第一次在四月回来,才知道原来这个季节满坡的竹林里,鸢尾开得轰轰烈烈。

 

是在老家第一次看到萤火虫,用小药瓶装了放在蚊帐头陪我睡觉。

第一次看到磷火,第一次坐船游水库,一湾又一湾,无穷无尽的绿水与时光。

有天晚上停电,在院坝纳凉,山风翻过满坡的树,看见竹子在青亮的夜幕下低头,耳边的风声如同细语,层层叠叠,深深感动。

是后来看宫崎骏的动画时的哪种感动。

 

大爷说,我们是湖北人,康熙四十四年来到四川。他言之凿凿。我看着胳膊上貌似勒痕的痕迹,并不真的相信。

去给传说中的移民第一人上香。去看还活着的最高的老辈子。他得了胃癌,躺在堂屋的椅子上,要水喝。旁边是给他预备的稻草的床。他一直在封吉言,说要去南充军区医院,说要活着。

 

我们都要活着。为了活着,走曲折的路,忘了初衷。

 

测土配方是人生中很重要的经历。自那以后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不怕晒太阳和稀泥巴,不怕穿脏衣服,也很享受汗水从头流到脚的畅快,才记起原来我曾有那样的愿望,要回老家盖一间厕所在里面的可以喝干净水的能隔开蚊子的房子,要对住我公公婆婆的竹林与鸢尾,暮暮朝朝。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