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o in Shanghai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日志

 
 

Edward Sapir  

2013-04-12 20:00:53|  分类: 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怎样理解萨丕尔所说的走路和说话的区别?语言有没有本能的基础?

2、  怎样理解萨丕尔所说的“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承认语言是在人的心灵或‘精神’结构中充分形成的功能系统。”

3、  怎样理解萨丕尔所说的语言的心灵价值?

4、  怎样理解萨丕尔所说的语言不止是钥匙,也可以是桎梏?

5、  怎样理解萨丕尔所说的“许多原始的语言,形式丰富,有充沛的表达潜力,足以使现代文明人的语言黯然失色。”

6、  就以下三种观点,同意哪种说法,谈谈你的感想:1)语言与思维完全分离,但相互依存;2)语言与思维完全一致,是一个整体;3)语言与思维彼此依赖,但并非完全一致。

 

 

I.在回答第6个思考题之前,我有几个地方需要先理清:

第一个:萨丕尔在P14有一个论证:

“不用语言也能思想”是一个错觉 ↗原因1:没有区分印象和思维

                        ↘原因2:不理解语言并不等于它的听觉符号

关于第一个原因,我在理解作者的推理路径上有费解:为什么不区分印象和思维就会导致错觉呢?作者在论证不区分就会导致错觉上,只跟进了两句话。一句是哪怕印象直达意识,其实暗地里我们仍然默默说了一联串词。第二句是姑且认为思维是不同于言语的另一领域,言语也仍是通向思维的唯一途径。想请教申老师的是,这两句话怎么就能说明不区分印象和思维就会导致错觉呢?

      尤其第一句话:就算印象直达意识,我们仍暗地里默默说了一联串词,此句何以证明人们没有注意区分印象和思维?并且,就算人们没有注意到应该去区分印象和思维,这又和“不用语言也能思想”有何关系?逻辑推理上,我感到费解。

我理解萨丕尔本来想说的是,要是用印象能思维,则说明不用语言也能思想。所以他要告诉我们,在我们试图让印象与思维直联时,言语也暗地参与了工作,也等于说思维是离不开语言的,即使在意象起主导作用的时候。这样推理我觉得是清晰的,但导致“不用语言也能思想”这一错觉的,是误以为印象能脱离语言直联思维,这和有没有将印象与思维区分开来无关。

因此,它的逻辑推理其实应该是:

“不用语言也能思想”是一个错觉 ↗原因1:以为印象能脱离语言直联思维

                        ↘原因2:不理解语言并不等于它的听觉符号

总之,我想说的是,萨丕尔“不用语言也能思想”是一个错觉这个观点我是赞同的,只是感到他在错觉原因1上推理过程有欠缺。

 

第二个,萨丕尔有下面这样三个观点:

1)。。。由此可知语言和思维不是严格地同义的。P13

2)语言最多也只有在符号表现的最高、最概括的水平上才能作为思维的外表。

3)语言,作为一种结构来看,它的内面是思维的模式。P19

我试图理解如下:

观点1)说明语言与思维不是同一个东西;

观点2)说明两个问题:首先,如果语言是一个能奏出由低到高不同音域的乐器,其最高音域、即最概括的水平才与思维相平行;第二,在水平一致的时候,语言是思维的外表。就好像思维也是一种结构,有外表(外表是语言),就必有其内在,外在是什么?萨丕尔没有说。我想,就是内容。

观点3)说明如果语言作为一种结构来看,其内面是思维的模式,有内面就应该有外面,外面是什么?萨丕尔没有说。我想,就是语言自己的样式。

于是得出这样的结论:

l        如果把思维作为一种结构来看,那么其外表是语言,内在是内容。

l        如果把语言作为一种结构来看,那么其内面是思维的模式,外面是语言的样式。

这等于说:

如果思维是A,语言是B,则AB+ CBA+B

然而,BA+B明显不成立,因为A必须是零,否则BA+B。于是,要么B等于A加上非B的别的什么,要么A真的是零(从数学角度),或者说,A就是B(从人文角度)!语言和思维就是一回事!

面对第6个思考题的三个选项时,本来凭主观,我是赞同第三个观点“语言与思维彼此依赖,但并非完全一致”的,现在基于上面的数学推理,我只能选第二个“语言与思维完全一致,是一个整体”,这让我大吃一惊!

      可回头一看,萨丕尔的第一个观点明明白白写着:语言和思维不是严格地同义的。P13 -----难道萨丕尔自己也自相矛盾? 

 

II怎样理解萨丕尔所说的语言的心灵价值以及“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承认语言是在人的心灵或‘精神’结构中充分形成的功能系统”?

阅读英文版时,发现有两处萨丕尔的重要观点都出现了与full相关的词,一个“fully”一个“fullest”。

l        前者出现在:“Hence, we have no recourse but to accept language as a fully formed functional system within man’s psychic or ‘spiritual’ constitution”(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承认语言是在人的心灵或‘精神’结构中充分形成的功能系统);

l        后者出现在:“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language, thought may be defined as the highest latent or potential content of speech, the content that is obtained by interpreting each elements in the flow of language as possessed of its very fullest conceptual value”(从语言的观点来看,思维的定义可以是:言语的最高级的潜在的、或可能的内容,要达到这内容,联串的言语中的各个成分必须具有最完满的概念价值)。 

对这二处翻译,我有一些别的理解。第一处a fully formed,我认为“formed”意指语言这个功能系统有它的形式,而且其形式是充分的,是充分形式化的,所以是fully formed,但语言并非只是一个形式系统,它同时也是functional,是功能的,因此是一个形式、功能(即内容)相统一的系统。萨丕尔不反对语言具有形式化,但他更强调二者的统一,反对纯粹形式化,更过人之处恰在这个system后面的话:within man’s psychic or ‘spiritual’ constitution。这不禁让我想起“在我里,永远记着你”这样的句子。没人会说“在我里,永远记着你”,事实上,其location位置,既不在“心”也不在“脑”(neither the heart nor the brain),而在人的心灵或‘精神’结构中。人们选择了“心”字,因为它能给人联想,更符合心灵和精神的气质,非任何一个生理、心理、物理的词能达也。由此,我们才常常慨叹,语言是多么灵性的东西。

【依我的理解,我会把它译作:“。。。语言是在人的心灵或‘精神’结构中以它充分的形式展现出来的功能系统”。我觉得“充分形成的”意思比较模糊。】

 

第二处:把its very fullest conceptual value译作最完满的概念价值,我想对fullest(最完满的)谈两点想法。

首先,“完”是full的基本义,但汉语对双音韵律的喜爱以及对细微表达差异的追求使得一个full可以译作“完全”、“完整”、“完满”以及“充分”、“十分”、“彻底”等多种,很喜欢此处陆先生译之为“完满”,不仅表达了“充分”之义,更有一种想像力与灵性在里面,与本段强调语言心灵价值的段落义相呼应,用语言自身展现了语言的心灵价值。

其次,如何理解“完满”二字?申老师说,指与概念价值完全对应。但我不是这样理解的。前文讲的是语言若是一个能奏出由低到高不同音域的乐器,其最高音域、即最概括的水平与思维平行,而在诸如“今天早晨的一顿饭很不错”这样的言语中,它并无概念的意味。语言表达在对应概念价值上,有如音域有高低,它有一个从无到有、从贫乏到充分的分别,而思维是“言语的最高级的潜在的、或可能的内容,要达到这内容,联串的言语中的各个成分必须具有最完满的概念价值”,这里的最完满也就是概念价值最充分、最富有概括性、概括性最充沛的意思。

 

 

III怎样理解萨丕尔所说的走路和说话的区别?语言有没有本能的基础?

语言没有本能的基础。人的社会性是后天的东西,语言是实现社会性的最根本条件。大人教育内向的孩子,不肯问路的孩子,会说:你嘴巴长来干嘛的?人长嘴巴不就是拿来问的吗?嘴巴是拿来说话的,的确,因为人之为人,必定因其社会性才有别于动物;但这样的功能不是本能的、与生俱来的。如果我们对一个初生的婴儿做实验,当我们拿手指碰触ta的嘴唇旁边,ta会把嘴咧向手指,并且流出口水,这是对食物的本能反应,这种反应是本能的,无须习得的。而同样的针对嘴的碰触刺激,绝不会让婴儿产生说话反应。婴儿开口说话是在后天多少次妈妈满含温柔和爱的眼神下,一遍遍对着怀中这个除了吃饱奶后咯咯笑、不舒服时哇哇哭的孩子无限耐心地重复简单的发音后,才慢慢学会最简单的话,才终于领悟到mama就是每天映入自己双眸最多的那张天使般的脸。这样的习得,完全是抽象的、符号化的,植根于心灵与精神结构中的。

 

 

IV. 怎样理解萨丕尔所说的语言不止是钥匙,也可以是桎梏?

这句话把语言永恒的魅力表达得淋漓尽致。

老师同样说得精辟:语言既是心灵的解放,也是心灵的遮蔽。

这世上某些东西,它具有永恒的魅力。你向往它、追求它,它永远在你几近reach的地方,你无限靠近却永远无法真正拥有;它成就你,实现你,同时也改变你,粉碎你。它在丰盈你的同时也将你抽空,它让你重生也让你死去。这样的东西,世间大概就是爱情了。

语言,恰类似如此强大精神气质的东西!

它让我们飞翔,整个蓝天、整个宇宙仿佛都在我们脚下,也让我们迷失方向!它如我们的意,也带来失望;我们深深信赖它,将全部的心智交由它表达,以为它既玉树临风,更长袖善舞,谁知它在呈现、实现的同时,也限定了我们的视域!

它如果只是工具,我们就可以改变改进调试它,可它偏不是、却貌似!正如萨丕尔所挑的词:它humbly works up to the thought, 语言之面目,如此栩栩如生地被智慧的萨丕尔传达了出来!humbly一词描出了语言的狡黠,语言将自己的power隐藏在humble的姿态下;与此同时,一个up,将语言的彻底性传递得酣畅淋漓;随后还有一个to,表现出了语言的指向性、目的性,语言并非不偏不倚、客观的东西,只不过,它太惑人了。

 

 

V怎样理解萨丕尔所说的“许多原始的语言,形式丰富,有充沛的表达潜力,足以使现代文明人的语言黯然失色。”

我注意到,在萨丕尔的笔下,culturehighlow之别,但语言没有。文化有高低之别,是基于文化中的物质部分而言;语言也有物质材料,那是用于语言的各种生理器官,但几千年来,即使人类文明在进步,人的生理器官有进步吗?物质材料姑且不能谈原始与现代之区别,更不用说语言本质上是心灵与精神层面的。

现代人在物质领域的成就的确让古人喟叹不如,但在对宇宙的理解、在天地间保持虔诚而敏感的心并且与大自然同呼吸上,古人胜过今人。如果说人是天地间的灵物,是语言让它的灵光闪耀。今天的文明人,强烈的物质欲和功利心,加上媒体这把双刃剑,民众乐于肤浅,喜于浮华,我们在表达内心上已经愈发缺乏原生态的创造性。流行作为现代性的衍生物,让现代的人自主或不自主地随波逐流。在各种新潮语词 “潮”起“潮”落间,我们的语言,真的比原始时期更深邃、更细腻、更主动么?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